按揭利息H+1.3%,現金回贈高達 2.2%,保證全城最高!
宅谷獨家優惠
計劃一
低至H+1.3%
按揭現金回贈 1.93%
適用於新居屋
計劃二
低至H+1.3%
按揭現金回贈高達 2.2%
適用於一手及二手私樓
計劃三
低至H+1.3%
按揭現金回贈高達 2.2%
適用於轉按套現
銀行特別按揭計劃
劏房、無稅單的自僱人士、
債務整合、資產審批(適合收入不足人士)、唐樓、村屋等等

WhatsApp 查詢回贈

劉小姐
6332 2553
最新優惠
新居屋按揭,準業主預先Whatsapp登記可加碼額外$300現金回贈
即時查詢 6332 2553 (劉小姐)
或直接Click以下Whatsapp登記:
新居屋
6332 2553
新居屋及綠置居按揭,利息低至H+1.3%,現金回贈1.93%,新居屋按揭,準業主預先Whatsapp登記可加碼額外$300現金回贈,直到4家專門承造居屋銀行,不經第三方,歡迎比較實際回贈金額,自2000年開始,經我們轉介處理已超過45000宗。
新聞資訊 > 按揭新聞 返回
瀏覽人次:994
按揭新聞
【我們的25年】任志剛:祖國挺港 金融中心固若金湯
2022年6月9日 (文匯報)
安度多次危機 成最大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

香港回歸祖國25周年,本港金融業啟帆遠航,日益壯大。由最初外資進入帶動融資及匯兌需求,到回歸前夕本港實施一系列大刀闊斧改革,後來藉國家改革開放「東風」,尤其是人民幣邁開國際化的步伐,以及香港與內地金融市場互聯互通,令香港金融業更上一層樓,奠定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行政會議成員、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由參與到見證本港金融業蛻變,對回歸25年本港貨幣金融穩定、完全無出現問題而深感欣慰,認為香港有幸獲祖國的強大支持,縱使遭受到數次環球金融危機衝擊,亦能安然度過,迅速復元。◆ 香港文匯報記者 馬翠媚

本港歷史上只得一人被尊稱為「金融沙皇」,就是參與籌建金管局,並成為首任總裁的任志剛,他執掌金管局長達16年半,比其他大部分央行行長任期都要長,大半生都為香港的金融體系建設作出奉獻。無論是香港回歸前後,不少對本港金融體系影響深遠的決策都曾見其身影,包括參與設立聯繫匯率制度、成為本港引入離岸人民幣業務的奠基人等,絕對稱得上有份奠定本港金融基礎的「元老」級人馬。

任志剛在接受訪問時謙稱自己只是「金融專才」,他指自己一路以來都專注在金融領域,「這25年,香港貨幣金融穩定完全無問題出現過,這個是令到我好欣慰的」,他的大半生都為本港金融業的發展出謀獻策,而在訪問之中亦不忘提及內地多年的相助,「在1997年之前有一段長時間,香港與內地相關部門已有緊密聯繫,強化、優化我們的制度,不斷改進,而且是居安思危地去做。」

互聯互通令港金融業更上一層樓

回歸後,任志剛主力為香港引入離岸人民幣業務,2001年他率銀行代表團訪京,在拜會國家外匯管理局的會議上,首次提出在香港發展人民幣業務的可能性,兩年後,國務院批准香港開展個人人民幣業務,人民幣離岸市場揭幕。目前香港已發展成為全球最大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處理全球75%離岸人民幣結算業務,去年經本港銀行處理的人民幣貿易結算量逾7萬億元人民幣。離岸人民幣業務的成功實施,也為之後香港與內地金融市場的互聯互通奠定基礎,令香港金融業更上一層樓。

他期望未來人民幣國際化步伐可進一步加快,香港這一離岸市場也能在內地的資本開放項目裏「先行先試」,為國家貢獻更多。而香港亦有幸得到祖國的強大支持,縱使遭受到數次環球金融危機衝擊,最終都能安然渡過,迅速復元。

對於香港回歸25周年,任志剛形容這25年來的上半場,可以稱得上風起雲湧的一段時間,包括1997、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隨後科網股爆破,1998至2003年樓市爆破,樓價由高位跌了65%,然後2007年2008年有世界性金融危機出現,「嗰啲暗湧係非常之厲害,正是風起雲湧,要處理的問題亦較多,當然政府亦有出手,如2008年出了幾招去保障銀行體系健全。」

對回歸25年貨幣金融穩定感欣慰

而在處理完2008年金融海嘯的危機之後,他於2009年10月卸任金管局總裁,亦正正展開這25年來下半場的時間。他形容這25年來的下半場,是一個由風起雲湧變成風平浪靜的時間,縱使在2019年因為修例風波,加上2020年新冠疫情對金融直接衝擊,就算當時有人煽動要去擠提銀行、衝擊本港貨幣體系,本港貨幣都如此穩定,反映完全未有受影響,他再次感嘆「呢25年是令到我好安慰」。

展望未來,任志剛相信特區政府及政府各部門,特別是金管局,「能承傳到以往居安思危的做法,雖然在此風平浪靜的下半場,都應該居安思危地去思考現時有可能面對的難題,審視景況從而有備無患地去運作」。他又指現時香港有機會面對困難,包括多方面,短期而言視乎疫情發展及應對,例如在人流管制方面是否需作一些調整,好讓本港國際金融中心不要受太大衝擊及影響。

提防歐美調整貨幣政策帶來衝擊

另外,任志剛亦提醒需留意歐美國家因為通脹上升要調整貨幣政策、要加息、要縮表,這一連串舉動將為經濟及金融市場帶來怎樣的衝擊,以及帶來多大風險,「一旦這些風險出現時,如資產價格下調得比較急促,會否令到金融領域上有系統性問題出現,屆時又該如何處理」,他相信這些都是金管局人員由朝到晚都在思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