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揭利息H+1.3%,現金回贈高達 2.2%,保證全城最高!
宅谷獨家優惠
計劃一
低至H+1.3%
按揭現金回贈 1.93%
適用於新居屋
計劃二
低至H+1.3%
按揭現金回贈高達 2.2%
適用於一手及二手私樓
計劃三
低至H+1.3%
按揭現金回贈高達 2.2%
適用於轉按套現
銀行特別按揭計劃
劏房、無稅單的自僱人士、
債務整合、資產審批(適合收入不足人士)、唐樓、村屋等等

WhatsApp 查詢回贈

劉小姐
6332 2553
最新優惠
新居屋按揭,準業主預先Whatsapp登記可加碼額外$300現金回贈
即時查詢 6332 2553 (劉小姐)
或直接Click以下Whatsapp登記:
新居屋
6332 2553
新居屋及綠置居按揭,利息低至H+1.3%,現金回贈1.93%,新居屋按揭,準業主預先Whatsapp登記可加碼額外$300現金回贈,直到4家專門承造居屋銀行,不經第三方,歡迎比較實際回贈金額,自2000年開始,經我們轉介處理已超過45000宗。
新聞資訊 > 按揭新聞 返回
瀏覽人次:578
按揭新聞
余偉文:結餘降將推升拆息 吸引資金泊港 金管局反擊「大鱷」:聯匯堅如磐石
2022年7月23日 (文匯報)
受美國此輪加息周期影響,近月港匯頻頻觸發弱方兌換保證,使金管局入市承接港元沽盤,香港銀行體系總結餘由5月初約3,376億港元降至近1,653億港元,約兩個月走資1,723億港元。美國對沖基金「大鱷」巴斯日前妄言聯匯「護盤銀彈」在8月耗盡,聯匯脫鈎及港元大跌30%至40%。金管局總裁余偉文昨開腔反擊指,弱方兌換保證的觸發及銀行結餘的相應下降,實屬聯匯的設計和預期之內,當資金流出港元體系,利率自動調節機制會發揮作用,港元拆息會逐步上升,抵消套息交易的誘因,減低資金從港元市場流出。他批評坊間相關言論不負責任,擾亂視聽,又呼籲市民小心分辨,免被誤導。

◆香港文匯報記者 周紹基

余偉文昨反駁坊間近日有關「香港銀行體系總結餘跌至零,聯匯制度就會崩潰及港元大貶值」的謬論,他在《匯思》中表示,美國今年進入加息周期,美聯儲自3月起接連在3次會議後加息,累計已加息150點子,下周舉行的會議亦有很大機會繼續加息。隨着美元拆息高於港元拆息的差距拉闊,根據聯匯制度的設計及運作,市場出現更多套息交易,加上近月本地市場對港元需求偏弱,港匯自5月以來多次觸發弱方兌換保證,促使金管局入市承接港元沽盤。

港匯弱銀行結餘降 符合預期

根據聯匯制度有關操作,隨着弱方兌換保證被觸發,資金流出港元體系,利率自動調節機制會發揮作用,港元拆息會逐步上升,抵消套息交易的誘因,減低資金從港元市場流出,最終令港元穩定於7.75至7.85的區間內。余偉文稱,港元拆息逐步隨着美息上升是聯匯制度下的正常現象,大家無需擔心。

由此可見,港匯觸發弱方兌換保證及銀行體系總結餘下降的情況,完全符合聯匯制度的預期。事實上,類似情況在美國對上一次於2015至2018年的加息周期亦曾經出現。雖然市場預期美國今輪加息的速度和幅度會比上一個加息周期來得更急更猛,弱方兌換保證觸發的次數及規模可能比上一個加息周期多和大,而銀行體系總結餘的下降速度亦會比上一次快,但這些情況都是在聯匯制度的設計和預期之內。

他表示,聯匯制度實施多年,金管局一直透過上述的自動利率調節機制及履行兌換保證的堅決承諾來維持港元匯率的穩定。金管局多年來在金融及銀行體系建立了強大的緩衝和抗震能力,香港外匯儲備規模龐大(高達4,400多億美元),相當於港元貨幣基礎約1.7倍,是聯匯制度的堅實後盾。金管局絕對有能力及決心,繼續維持聯匯制度,以及香港貨幣及金融穩定。香港不需亦無意更改聯匯制度。

專家:總結餘不會無止境跌

渣打大中華區高級經濟師劉健恆在昨日一個記者會上亦提到,注意到市場關注銀行總結餘或者外匯儲備跌至零的可能性,然而該行認為這個可能性「非常低」,因為資金水平下降時拆息會作出反應,從而令市場力量找到新的平衡點,屆時金管局就不需再入市。他說,「參考2018年的經驗,相信總結餘跌至約1,000億港元後,港元拆息將明顯上升,使港美息差收窄從而起到穩定資金流向的作用。今次也不用擔心總結餘會無止境下跌。」

慎防擾亂視聽不負責任言論

余偉文又指,市場除了有關聯匯制度的謠言外,竟然還有人將金管局月初與人行貨幣互換協議的優化措施,描繪為影響聯匯制度的一大風險因素,說根據有關協議,港元會被送繳人行云云。余偉文直言,這些坊間言論不負責任,擾亂視聽,呼籲大家慎防。

余偉文表示,人行與金管局簽訂貨幣互換協議的主要目的,其實是為了支持香港離岸人民幣市場的持續發展,與聯匯制度無關。環顧全球,央行或貨幣當局之間簽訂貨幣互換協議,實屬常見。就人民幣而言,人行已累計與40個國家和地區的央行或貨幣當局,簽署過雙邊本幣互換協議。

銀行息率因應自身情況考慮

余偉文還提出幾個注意點,他稱,銀行體系結餘是反映銀行體系流動性的重要指標,但港元拆息是否上升,並不完全取決於總結餘的特定水平,因為每個加息周期的情況及市場因素都不盡相同,不可一概而論。至於銀行息率方面,銀行會因應自身的資金成本結構,以及其他有關考慮,來決定調整息率的時機及幅度。參考以往經驗,包括美國對上一次於2015至2018年的加息周期,港元拆息未必會立即完全跟隨美息上調。